• 阿娇要谈艳照善待复出的她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益肝康、拉米夫定联合调免对ALT轻度升 慢性乙肝病人核苷药物诱导HBV基因变异 复发性尖锐湿疣HPV6L1基因原核表达质 慢性重型乙型肝炎患者HBV前C/BCP区变异 阿德福韦酯治疗拉米夫定耐药HBeAg阳性 化疗引起肿瘤患者乙肝病毒再活化的病例 人微小病毒B19与乙肝肝病的临床关 基于CDR移植的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治疗 乙型肝炎病毒基因型与抗病毒治疗性 慢性乙型肝炎患者Ⅰ型树突状细胞(DC1 拉米夫丁治疗失败的慢性乙型肝炎患者树 28例成人乙型肝炎病毒性肾炎的临床 α/β干扰素受体在外周血单核细胞、肝 单用拉米呋啶或拉米呋啶联合乙肝免疫球 左旋咪唑擦剂联合拉米夫定治疗慢性乙型 长期嗜酒对慢性乙型病毒性肝炎细胞凋亡 目的:探讨拉米夫定治疗慢性乙肝患者前后其血清IL-2,IFN-γ,IL-4,IL-10水平变化及其临床意义。方法:应用ELISA法检测20例接受拉米夫定治疗的慢性乙肝患者血清中的IL-2,IFN-γ,IL-4,IL-10水平,并做治疗前后的对照比较。结果:拉米夫定治疗慢性乙肝(轻度)前后其血清IL-2,IFN-γ,IL-4,IL-10水平无显著性差异(P>0.05)。中低拷贝的HBV-DNA与高拷贝的HBV-DNA这两组慢性乙肝(轻度)患者相比较其血清IL-2,IFN-γ,IL-4,IL-10水平无显著性差异(P>0.05)。IL-2与FN-γ水平正。结论:拉米夫定治疗慢性乙肝(轻度)思者前后血清IL-2,IFN-γ,IL-4,IL-10水平无明显变化。拉米夫定无免疫调节作用。慢性乙肝(轻度)患者血清HBV-DNA量似乎并不影响IL-2,IFN-γ,IL-4,IL-10的分泌。

    上一篇:针刺对2型糖尿病患者脂代谢影响的临床研究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